湖北籍上海援鄂护士:这是第四个没有与父母团聚的春节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外科监护室护士赵清雅是第二批上海援鄂医疗队队员。

继1月24日除夕夜,来自上海52家医院的第一批136名援鄂医务人员出发以后,1月28日,从上海51家单位再次集结的第二批148名医疗队员驰援武汉。

作为湖北人,赵清雅第一时间报名支援家乡。腊月二十八,她告诉父母自己退掉了回家的车票。大年初四,她随医疗队坐上了回家的飞机,却依旧不能和父母团聚。赵清雅曾经答应父母今年无论如何一定回家过年,却不得不又一次失约。

她记录下了自己从退掉车票、接到通知到驰援武汉、剪掉长发的全部历程:

这是我在上海的第四年,也是第四个没有与父母团聚的春节。看着疫情越来越重,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危难时刻就是要勇挑重担。我再三考虑,退掉了回家的票。

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腊月二十八那天,我出夜班。打通爸爸的电话后,还没来得及说话,爸爸就问我晚上几点到汉口转车,几点到钟祥,说去接我。我告诉爸爸,现在疫情非常严重,我不去了。这四个字哽噎着说完,我心里也有自责。我曾经答应父母今年无论如何一定回家过年,却又一次失约了。爸爸非常体谅我,他说,“不能回来就好好上班,我们视频天天见,一样的”。我止不住得留泪,觉得亏欠他们太多。但我深知,党员的肩上有着更重的责任。这个时候,没有大家,哪里有小家?

腊月二十九,工作群发来了支援武汉的报名通知。我第一时间告诉护士长周莹老师,我报名。作为湖北人,支援家乡,责无旁贷;作为医务人员,面对疫情,义不容辞。作为一名中共党员,更是要冲在前面!

护士长看到我的报名消息,哭了。她告诉我,一定要每天报平安。科室王主任叮嘱我们要补充营养,一定保护好自己,平安回来!科室里,很多同事都报名参加了支援武汉行动,我的科室战友徐筠老师就已经在腊月三十接到通知,奔赴武汉。

大年初一,我在上班途中接到通知,随时待命。我匆忙准备好了行李,做好了随时奔赴武汉的准备。看着新闻中那么多医务人员超负荷的工作,我多么希望早点过去支援!

终于,我在大年初四这一天接到通知,出发武汉!院领导机场送别,机场里全是整装待发的医务工作者。不畏艰险,迎难而上。

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1月28日,作为湖北人,我踏上了回家的路。当晚19点16分,我到达武汉天河机场。下机前,队长告诉我们支援的是武汉第三医院。我们坐上大巴车,窗外一路上的武汉夜景,没有了往日的喧嚣。看到街边大楼上打出“武汉加油”四个字,我心里难受。我多么希望写的是“武汉欢迎你”。

到达酒店,整理完行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第二天,培训动员大会开始。熟悉病区情况、学习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搜集健康宣教,我和我的战友一起学习,全身心投入,我们早已准备好迎接这场战争!我们相信,这一定是一场胜仗。

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成立了临时党组织,召开了全体党员动员大会。我是这66位党员中的一位。这个时候,就更能体现党员的担当和责任。我始终铭记自己是一名中共党员,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肩负着使命。我们在党旗下宣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狙击战。

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培训结束后,我跟战友剪短了头发,做好了战前准备。

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因为病毒喜欢潮湿的环境,戴上帽子和防护服容易出汗,又没有任何一款洗发水对病毒有效,所以剪短发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轻装上阵。同事们说,为了伟大崇高的职业,剪短三千发丝。我说,这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只有保护好自己,我才能救更多的人。

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即将进入临床,我已准备好了!